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全能照妖镜 第433章 沉府升,你还要怎样(第三更、万)

发布时间:2020-01-17 12:02:00

全能照妖镜 第433章 沉府升,你还要怎样(第三更、万)

“赵楚,相信我,你今天一定会死,哈哈!”

已经被斩到支离破碎的冯浩严,重组之后,浑身宛如烂泥一般,到处是溃烂的脓包。

他狞笑着。

朝赵楚轰出了第49杀招。

死!

我根本不在乎。

“也该结束了!”

赵楚握剑的手掌,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在酝酿着一股剑意。

……

“冯战沉,怎么办?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赵楚拿走免死金牌,打乱大帝的计划吗?”

一个青古国的金丹焦急道。

他们心中迫切无比,可天赐宗这八个金丹强者实在太恐怖,特别是一个个手里的法器,更是强大到发指。他们出手也只能僵持,根本无法阻拦赵楚。

“放心吧,我儿可是神威圣地圣主的徒弟,赵楚嚣张跋扈,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眼看着儿子第49招轰出去,冯战沉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这是运筹帷幄的笑容。

……

天空之巅。

青天易和聂尘熙已经并排站在了一起。

“那一招,真的能斩了赵楚吗?”

青天易寒着脸问道。

“这是我根据冯浩严尸毒不死体特性,而专门寻找的道法。49次攻击,留下49道精血,这就相当于49次筑基自爆。哪怕是金丹的肉身,也要身受重伤。赵楚终归还是个筑基境,不过是得到一些奇遇罢了,我就不信,他还能逆了这天!”

聂尘熙眼中寒芒阵阵,宛如藏有两根尖锐的针。

49次自爆。

这原本是一部阵法,聂尘熙生生糅合成了专供冯浩严修炼的道法。

以肉身碎片,附着在敌人身上,最终施展出49次自爆的恐怖力量。

冯浩严自诉,这一招落下,他有把握斩杀金丹!

……

“哈哈……死吧!”

第49招,凌空而至。

“赵楚,刚才你斩我斩的爽吗?那48次,我是故意让你斩下,只为在你身上沾染精血……现在,起爆吧!”

“不瞒你说,这一招,我有把握斩杀金丹,哈哈!”

冯浩严的身躯距离赵楚只有三米,他笑的又疯癫又妖异,宛如一只饿鬼。

“太清剑气,一息……百斩!”

剑芒起。

也就在这个瞬间,整片天空瞬间充斥出密密麻麻的尖锐剑芒,宛如一道剑龙拔地而起,一道道刺眼的银光,令无数人眼珠子生疼。

一息百剑。

这乃剑之极真意,与太清剑气融合的一剑。

宛如一团剑刃烟花绽放,将整片空间都被斩到支离破碎。

众目睽睽下,冯浩严的身躯,被斩成一块块碎肉。

没错!

就是碎肉。

一息之下,冯浩严被生生斩了一百剑,每一剑都穿透而过。

他的身躯,就像是一块豆腐,穿透了密密麻麻的剑,瞬间被割裂成无数个小块。

油绿色的血雨洒落地面,一团团血肉,宛如猩红的馄饨,汇聚成一道恐怖绝伦的瀑布,洒满大地。

“少城主!”

不少人大惊失色。

被斩成这样,几乎成了碎肉,少城主还能复活吗?

神仙都做不到啊。

……

“很强的剑道造诣。”

这一剑,真的斩出了剑道之极致。

井青苏等懂剑的强者,皆是一脸震惊。

年纪轻轻,还未金丹,就已经斩出了剑之极真意,等他金丹之后,还能了得?

……

轰隆隆!

这时候,众人脸上的震惊还未落下。

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猛地在赵楚胸膛之上爆裂开来。

歇斯底里。

这声爆炸中,蕴含着一股疯癫的狰狞。

自爆!

不同于符箓或者炮弹的爆炸,这是压缩着怨毒之气的肉身自爆。

“冯浩严自爆了?”

一道疑问,充斥在不少人脑海中。

天赐宗那些金丹回头,脸庞有些震惊。

筑基巅峰的自爆。

他们哪怕是金丹,也要手忙脚乱一番啊。

轰隆隆!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又一道爆炸,比之刚才那一声,有过之而无不及。

……

第4道!

……

轰隆隆!

轰隆隆!

……

第14道!

……

轰隆隆!

……

第25道!

第32道!

第44道!

……

一道又一道筑基自爆的气息,叠加而起,使得整个城主府都在颤抖,甚至不远处的树木都开始东倒西歪,有一些建筑直接坍塌,烟尘滚滚。

从远处出去,赵楚已经成了一个庞大的火球。

那些歇斯底里的爆炸,还在继续,根本不绝不休。

……

“少主!”

天赐宗八大金丹焦急,就要跑过去救援。

“诸位远来是客,还是歇息一会吧!”

这时候,青古国那些金丹重臣,却狞笑着上前,拦住了八大金丹的去路。

之前,你们牵制了我们的脚步。

同理!

我们当然也会阻止你去救赵楚。

这叫报应不爽。

……

“你不担忧赵楚的生死吗?”

看着面色如常的苦一书,青天易平静的问道。

“生死由命,成败在天,我等凡人,只需问心无愧。”

苦一书平静的瞳孔里,却是恒古不变的固执。

他恪守着自己的执念。

元婴之下,不出手!

如果赵楚真的是北界域人皇的接班人,理应自己应对这种危机。

……

“哈哈,哈哈哈……赵楚,你死了吗?49次筑基自爆的威力,舒服吗?”

就在这时候,远处被斩成肉团的尸体里,竟然有一块弹跳而起,远远看去,宛如一个滴淌着绿脓的跳蚤。

仔细看去,那竟然是半个嘴唇。

“事不过三,我冯浩严曾经败给你两次,第三次,你必然会死,这就是你赵楚的宿命……你依然是那个垃圾,我冯浩严一辈子都看不起的垃圾!”

嘴唇蠕动,宛如蛆虫。

这时候,嘴唇附近,又有一团团粘液滴淌出来,竟然在恢复着令人作呕的肉身。

“咦?”

突然,冯浩严惊呼一声。

他骇然发现,自己肢体的膨胀,似乎遇到了一些……束缚!

没错!

就像有一个牢笼,将自己的嘴唇束缚起来,他的残肢想要膨胀,但空间却限制了自己。

冯浩严有一种错觉。

自己是一只蝌蚪,却被装在了极小的玉瓶里,他想要膨胀成蛤蟆,这玉瓶却没有空间。

“冯浩严,你口中所谓的不死之身,其实不堪一击!”

冯浩严的嘴唇疯狂颤抖,就像被一只无形之手按住,想要挣脱出去。

众人还没从连环自爆的恐怖中回过神来。

远处!

一道平静的声音传出。

49次爆炸结束,硝烟落幕。

破烂的黑袍随风飞扬,那道消瘦的人影,依旧矗立在原地。

狼狈!

赵楚确实很狼狈。

甚至脸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裂缝,浑身更是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密密麻麻,根本数不清。

可他还活着,还没有倒下。

“什么……不可能。我的49次自爆,连金丹都能轰碎,你为什么安然无恙!我的尸毒,你竟然能免疫,为什么?”

冯浩严嘴唇颤抖的更加厉害。

“冯浩严,你虽然拥有一种令人作呕的灵体,但你的修为稀松平常,你的眼界更是鼠目寸光……你对真正强大的肉身,真的一无所知!”

赵楚取出三粒仙基丹,平静的服下。

随后。

那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疤,竟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结痂……

无情道空典,乃最强肉身,赵楚如今已经大成。

49次自爆,令他受了一些伤,但不足以致命。

至于那些尸毒?

在一个丹师面前,真的是很可笑。

……

“可恶!”

冯战沉咬牙切齿。

这样都斩不了赵楚,这家伙是魔鬼吗!

……

“还是不够吗?”

聂尘熙寒着脸,空气都开始结冰。

“赵楚修炼着太上道基篇,还修炼了一种神秘的肉身秘术,其品阶,怕是不弱于太上道基篇。如果计算的没错,他在妖域,得到了妖域天妖皇的无情道空典。”

“单论肉身,赵楚恐怕已经不比普通金丹弱了。”

青天易寒着脸。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他们该面对的现实。

这就是天赐宗的少宗。

“冯浩严拦不住赵楚,金丹强者也无法出手,我们二人又被此人阻拦,普通士兵更是土鸡瓦狗……没人能拦得住他拿走免死金牌,这真是一条绝路!”

随后,青天易吐出一口浊气,他都有些心力交瘁。

他恨自己,当初赐下这些免死金牌干什么?

打自己的脸啊。

“看来靠婚诏,去抢夺天择圣体已经失败。接下来,就看五大皇庭对天赐宗的围攻,效果怎么样了!”

聂尘熙缓缓开口。

“嗯?”

青天易抬起眼皮,微微看着聂尘熙。

“婚诏抢人,不过是计划其一罢了。”

“五大元婴大帝,同时发难天赐宗,沉府升等人必然疲于与五名大帝周旋。然后五大皇庭联军,趁机祭天,然后宣战,这样便可将天赐宗底层战力全部歼灭。虽然无法斩了沉府升等元婴,但只留下五个光干将军,天赐宗的气运,也就不足为虑了。”

聂尘熙缓缓开口道。

“赵楚呢?”

青天易问。

“哼,眼下天赐宗这些人,能让我们束手无策,无法斩杀赵楚。但反过来,我们同样可以让赵楚无法离开襄风城。”

“困着吧,襄风城就是一座牢笼!”

“困得时间足够长,威天海一定会找到诛杀赵楚的办法。既然你们青古国这些废物,换不回来天择圣体,那我就用赵楚的命,来和沉府升换……我相信,他会换的。”

聂尘熙说出了计划。

没错!

如果天赐宗的底层,被五大国联军肃清,沉府升他们五个元婴疲于乱世,一定会找他们赎赵楚的命。

可惜,天赐宗将天择圣体藏的太隐蔽,谁都推测不出具体方位。

否则可以明抢的。

……

金极皇庭!

“沉府升,你为何要赶尽杀绝,我已经赔了20万里疆域,你还要怎样?”

金苍罗被六大元婴强者围攻,十几个回合,便身受重伤。

该死!

天赐宗,什么时候又来了个元婴。

“20万里疆域,赔的是你之前的命。现在,我们是侵略者,天赐宗要斩了你!”

沉府升拦住金苍罗的去路。

“沉府升,你会后悔的。”

金苍罗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哪里还敢纠缠。

他疯狂催动元器,丢下一句狠话之后,便不顾一切便朝着远方逃遁。

“六个元婴,还困不住我金苍罗!”

留下一道讥讽,金苍罗身形消失。

“咦……又来三个?呸,原来是三个金丹,差点吓死我!”

金苍罗面前,突然有三个人影急速掠来。

他看清楚修为后,一声嗤鼻。

轰隆隆!

可惜,下一息,金苍罗被吓的肝胆俱裂。

三大金丹……齐齐突破。

“十齿禁天阵……启!”

就在这时,身后的沉府升,一声怒吼。

轰隆隆!

九大元婴强者各自矗立在所属方位,一层无形的牢笼,将金苍罗困在天地中央。

……

“糟糕,又有三道元婴气息,这天赐宗,难道要逆天吗?”

五大元婴轰破一层又一层空间,疯狂朝着金极皇庭赶去。

原本计划围攻天赐宗的五名大帝,齐刷刷的沉着脸不说话。

事已至此,谁还敢去?

天赐宗的元婴人数,直接翻了一倍,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天赐宗完全可以派出五名元婴迎战,还有四名镇守宗门。

他们五国联军,能有什么作为,去了也是送死而已。

“糟了!”

突然,风雷大帝一声惊呼。

“为何大惊小怪!”

白锦大帝疑惑。

“如果计算的没错,咱们五人的皇庭,军方已经向着天赐宗……宣战!”

果然!

就在风雷大帝话音刚刚落下。

整个天赐宗的天,都开始嗡嗡颤抖起来。

普通人看不见。

但北界域所有元婴全部抬头望去,五道漆黑的乌云,在朝着一团祥云,压迫而去。

宣战!

国与国的战争,这是经过了祭天的宣战。

天赐宗,不得不应战!

“完蛋了!”

五名大帝脸色铁青,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人家天赐宗九名元婴,怎么会在乎你5个小国的宣战?

找死去吗?

……

襄风城!

聂尘熙瑶瑶望着开战之后的乌云异象,嘴角露出一抹狰狞。

“青天易,你青古国,不计划宣战吗?赐婚一事失败,威天海肯定对你有意见,这一战青古国如果不参加,他会更加不喜!”

随后,聂尘熙看着青天易。

多一个皇庭的兵力,剿灭天赐宗根基的速度,也要快上不少。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阳地区医院怎么样
吉林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酒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无锡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