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

发布时间:2019-10-22 16:54:48

雁过留声 人过留名

现在是个物质的年代,立德、立功似乎就更难上加难,相对来说,立言好像还容易一些

按照人类自己的说法,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区别实在是太多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区别,大约就是人类的想法要比动物多得多

动物整天琢磨的,大约不过就是今天能不能找到吃的、睡在那、如何躲过天敌的尖牙利爪,如果居然还有额外的闲情逸致,也可以和看对了眼儿的同类戏耍、打闹一番

人,当然就高级得多,其想法的数量和质量与动物们比起来,要高出无数个量级比如吃饭这件事儿,人就成功实现了对动物的异化,除了要思考最基本的吃什么之外,应该还会普遍性地琢磨琢磨在那吃、怎么吃、吃多少、能否吃出花样来,以及和谁吃、摆出什么态度、说些什么话、达到什么目的、解决什么问题,乃至吃完了谁结账、用不用续上其他的节目等等,缺一不可,都要操心一番即使一个人清净一下吧,也少不了吃之前先照几张相片,然后发、微博的瑟的瑟

吃饭尚且如此,别的事情上想法就不能不更复杂所以,从古至今,无论中外,人们在享受着千变万化、瑰丽异常的想法的同时,不时有人抱怨一下"做人累",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不过,有点儿好笑的是,"抱怨"居然也是有想法的一种特殊形式呢,许多时候,抱怨得越多、越厉害、越花样百出,恰恰是想法多的一种表现

熟知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过去有些文人,想法就特别多,但偏又不屑于学毛遂那样的二愣子,而一定要让别人去猜他的心思如果不幸总猜不对,大约就不会给你好脸色,惹急了,一定能用舌头把你的祖坟刨个底儿朝天;猜对了,遂了意,也能掏心掏肺地把你伺候到兜率宫里去

其实,也真是何苦来自己难为自己,费心费力、七拐八绕地,所为也不过自己的想法为人了解、为人接受罢了,原本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异常复杂不可,估计就是为了显示与动物的心智有所不同吧

从这个角度看,人还真是大有异于动物中国有句俗话,"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禽兽有事没事的时候,嚎两嗓子,都现实、功利得很,显然不会跟名不名的闹出啥关系来而人就大有不同,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万千心思千锤百炼的结果,目的何在用现今较为时髦的定义,就是一定要"刷出存在感"来

尤其现在这个自我意识普遍觉醒的年代,个体的存在感似乎就显得格外重要,不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刷出存在感来,应该就有堕入禽兽队列中的危险吧要想让人改了这性子,估计一时半会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中国古人有所谓"三不朽"的说法,立德,立功,立言是也凡是能不朽的东西,大约达到的难度都相当高,否则动不动就不朽了,最后也就无所谓朽或不朽了吧尤其现在,是个物质的年代,立德、立功似乎就更难上加难,相对来说,立言好像还容易一些,人们把自己的想法传诸四方的手段多得很,于是,每个人的耳畔每时每刻都嘤嘤嗡嗡的,也就大不奇怪

不过,事情就是如此奇妙,都忙着表达了,倾听和思考的能力,估计就要有所退化,而会显得越发珍贵另外,都忙着刷自己的存在感,谁还顾得上用倾听、用心成就他人的存在呢也是,没人听,表达,最终也就只能是自作多情的自言自语罢了而以这种呓语似的方式证明自我的存在,糊弄的是自己,跟其他人实在是没什么大关系

这大约就是人的悲哀吧在这方面,古人和今人倒是颇为心气相通,那种阑干拍遍,也无人会登临意的感觉,倒是很有些不朽的模样上千年的光阴,在类似的不朽面前,真的不过一瞬罢了这种无助的感觉,估计仍将不朽地困扰下去,这也没什么好办法,异化的代价,总要承受

冠心病属于心脏病吗
鲁南欣康什么时间吃好
冠心病症状早期和晚期有什么不同
鲁南欣康药理作用说明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