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紫域之巅 第一百六十二章 惊险

发布时间:2019-09-26 01:31:32

紫域之巅 第一百六十二章 惊险

这套剑技,当然不是这个时候用的!

可这会想要现学一套剑法,那应该也是来不及了!

更何况!在这种剑术几乎大成的人面前使用,不叫人笑掉大牙才怪。

虽说,武道都是大同小异;现学现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这首先要看跟谁用,就像刚刚的那些的武者当然没有问题。

要是在老者面前来用,那不外呼是在自取其辱,还是在寻死的节奏。

冬寒自然也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这种杀手一击必杀的专业剑技,有些不伦不类。

可这也没有办法啊!

搜遍全身冬寒会的剑术,全部加起来也就这套比较‘熟悉’,之所以说是熟悉,是那时‘枯影’前辈没少和自己比划,所以才比较的通彻。

那时‘枯影’前辈没事还来个偷袭,以至于到来后来,那些前辈的手段冬寒都摸得一清二楚,更甚至他们有时还会吃些冬寒的苦头。

虽然,老者头上见了细汗,可他心里还是有些庆幸,这个妖孽还好会的是这种剑法,虽然是经过很严厉调教之后的效果。

因为,这种毒辣的剑技,是大家都很忌惮的。因为要是有人被人家用这种剑招袭击的时候,那就说明惹到了很大的麻烦了。

还因为,冬寒使用的这是杀手之中顶级的技法。

可在剑术大成的他面前来用,就很难会起到太大的效用,一是;它们几乎是同源。二就是;时机和要对付的人都不对。

虽然,黑剑有不俗的厌气,可相对于老者来说,几乎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毕竟他的修为在那呢。

他唯一庆幸的就是,这是白天,而且冬寒用的是在暗处用的击杀剑技。而这种剑技在黑夜里的威力至少要翻上几倍不止。

自己就是玩剑的,许多内里的奥妙自己都懂的,就算因为身有创伤,这套剑技对他来说是有些压力,可还是能够防得住的。

冬寒这个时候,也是顾不过来这套剑技的使用的得不得当。对于自己来说,用这把剑也只有这套剑技是最好的办法了,再说别的自己也不会啊。

就算会一些也是半吊子,对于面前的老者来说,那根本就不值得在他面前显摆。

冬寒的速度这会也是快到极致,老者这会也是双脚齐肩双眼微眯,身体重心稍微的下压,短剑紧随身动。

然后

紫域之巅  第一百六十二章 惊险

,就是两人的剑花在空中叮叮当当的脆响,点点的亮星闪过,就算是白天也可以看到。

而随着两人的动作加快,最后两人的身影都开始模糊起来,冬寒的心思侵进在用不同的杀技进攻中,而老者这一刻也是万法归一的防守着。

他知道只要顶住这次的进攻,那么眼前这小子稍后就会陷入被动,而到了那时也就是自己出手的最后机会了。

冬寒,心里也在琢磨,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不简单,虽然自己的剑技施展的不是太近圆融,可自己的速度和角度都是没有话说的。

就算这样,两人的优胜劣泰还是很难的快速的分出来,而且,冬寒有一种感觉,面前的老者似乎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

他的防守好似信手拈来,又好似叫人看不出一丝实在防守,就好似自己在修炼剑法,那所有的动作都开始有了浑然天成的妙韵。

好似天地星辰的变化,没有轨迹却是规律磅礴玄妙,而且他的脸色也是有些沉醉一般,两尺的短剑也好似开始散发炙人光芒。

〝唉呀!不好!〞

老小子这是因为自己的不断进攻,无形中就好似有人在不断的喂招,让他在那仅差一丝的圆满,开始有了渐悟,使他的剑道在慢慢临近大成的最终的道果而渐渐的接近着。

〝他*的,机缘还真是不小!可小太爷就这么的成全了你,叫我情何以堪啊!〞

想到这冬寒也顾不得在藏私,内气一动〈化水诀〉一动,他的脚下突然不稳,同时一股很真切的冰冷开始沿着脚往上很快的流窜而上,当他反应过来时,双膝以下已经麻木无知感。

也就在他脸上因为兴奋红光还没有退却,冬寒的黑剑向前一送,直取老者的咽喉一闪而进。

也就在临近咽喉三寸的时候,他的脸色更红,然后一股很诡异气势一冲,他不知为何在这最后的时候用了什么秘法将身体闪电般后移三尺。

同时短剑避过冬寒黑剑,向着冬寒的心脏激射过来,然后,他的身体突然的一下子矮了一头。

快、很快,快的不及一丝躲闪。剑尖就扎到了冬寒的破衣上,心脏那里也传来一丝巨痛。

黑剑再前送,右上斜挑‘噗’他的剑短上一尺,冬寒的剑已经切下了他握剑的右臂,而他的短剑也在冬寒的左手里握着。

剑身通体还散发着一股寒气,好险!没有‘玄水甲’这次就他娘的玩完了。

冷汗渗出,还好就在他将成圆满之时,让冬寒给破了,要不,还真说不好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冬寒一跳让开,看到心窝处荧光流动,一点半寸剑尖扎的小坑,皮肤都青紫起来。脸色一沉,抬眼看向老者。

这会他也是一脸惊异的看着冬寒,〝好厉害的宝贝,老夫回神时的一击也有七成力道,竟然没有破开。哈哈,这是天意吗?老天不公啊!不公…啊!〞

然后,一声凄惨的叫声传来,他的身体向着左边倒下去。

双腿从膝盖处也开始淌出了殷红的血水,而他刚刚站定的地方,一双被冰冻双脚齐膝而立,就好似立在冰坨上与不宽的道路成为了一体。

难怪冬寒看到他脸色红光闪耀,还真够狠的,不过话说回来这样至少还能可苟活,最关键的是他最后那一击。

可说是最完美的反击,而且也是很精准的得了手。

这也就是冬寒,换做其他人,其结果要比他悲惨好多倍。就算最好的皮甲也会给来个透心凉。

要是那样,他们也就是成功了。

然而,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还活着是因为冬寒没有再追击,而这一切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一瞬间而已。

四肢已经废去其三,该来的那一刻不过是很快就会到来的。

他憋足的一口气,大声的向大船那边喊道:〝弩箭齐开,不要再管我等死活,此人不除,海域必将不会安宁。〞

〝咳,喔…。〞

咳了一口血之后,他的眼神狰狞圆瞪的看着冬寒一丝狞笑。

然后,他的身体慢慢不甘的躺下,胸前也没了起伏。

温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温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温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温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温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