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启之命运 十八-入夜闲谈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0:05

重启之命运 十八-入夜闲谈

与两仪式短短的再会,就如同白马过隙一般,弹指即过。

转眼之间,卫宫士郎又已经回复到孤家寡人﹑孑然一身的状态,自个儿地坐在甜品屋的一角里品着茶,任由时间从他指间的隙缝流走。

那不急不缓的举杯,那从容自若的品茗,举手投足之间都透出一种优雅的气质。在品茶之际,全副的心神都放在手中的茶杯里,浅尝慢酌,细细的回味着绿茶的滋味,剎那之间,就彷佛天地间什么都不再存在,剩下的就只有手中茶杯而已。

看着卫宫士郎的举止,甜品屋里的众人不由得地便联想起刚刚离去的两仪式,毕竟,两人给人的印象实在太相似了!

彼此之间,都有着一种像是出身名门世家的感觉。仔细看去的话,更是可以发现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异常地相似,大至举起茶杯时手的姿势,小至喝茶时脸上的表情,两人的举动几乎接近百分百的吻合!

由于太过相似,太过自然,很难是説谁抄谁..但是,毋庸置dǐngdiǎn疑的是,在众人的眼中,卫宫士郎的影子已经渐渐地与刚刚离去的两仪式重迭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卫宫士郎化妆后的长相实在太平凡的话,甜品屋里的人肯定又会以为是谁家的大小姐那么闲走到这里品茶来了...

坐在甜品屋里细细的品着茶,吃着精致的diǎn心,约莫十数分钟过去后,完成参拜的柳洞一成和远坂凛也来到这里要人了。在付过钱后,卫宫士郎便跟着他们两人去与班上的队伍会合。

至于再接下来的事情..那就实在没什么值得提及了。

除却与两仪式三人的偶遇之外,卫宫士郎也再也没有遇上任何突发生的事件。

跟着班上的队伍和领队的老师,按事先编排好的行程表在东京市内四处蹓跶。又是参观大学,又是参观展览馆,不知不觉间,半天已过去了。眼见太阳即将下山,而一众学生的体力在玩了一整天后又好像快要到达极限的样子,领队的老师也就带着卫宫士郎等人走到了事先预约好的旅馆,并且在那儿宣布解散。

入夜后,众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吃过了晚饭,此刻,学生们要么就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回味着早上的经历,要么就是在玩着乒乓球又或者手牌等等的玩意,再不然就是跑进去浴场各自泡温泉去了。

唯独,就只有卫宫士郎一人早早就吃完了饭,泡完温泉,抛下了一众的学生,自己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外的走廊。

此刻,穿着浴衣凭栏而站,卫宫士郎的眼睛望着远处的明月,心里却是在想着两仪式的事情,久久不能释怀。

诚然,早上的偶遇,就如白马过隙,转眼即逝...但是,它的余波,却是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中投下一块的小石子一般,纵使小石子的本身已经沉进湖底消失不见,因它而起的涟漪却是久久不散,历久不衰。

卫宫士郎自己是知道的...

这一世,因着他的介入,彻底地改变了两仪式的命运,使他成为了对方重要的支柱,使对方习惯了他的存在...但是,也因为他的固执,使两人不得不分隔两地,一别就是数年...

虽然不完全贴切,但是如果形容的话,那就如同一个人在大街上捡了一只小猫回家,对牠呵护备至,悉心照料,就像是对着自己的强子一般爱护这猫咪,但是等到猫咪已经完全认主以后,却转过头来把猫咪送到别人家里。

一般来説,在这种状况下,对方不把那个人恨之入骨,那个人也应该要烧香还神了

....

他欠下两仪式的债,实在还不起啊..

“喂,那边的苦瓜,在干什么?”

就在卫宫士郎正对月长叹之际,蓦然,身旁响起的一把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之中。

转过头来,只见远坂凛和柳洞一成正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至于刚刚那声叫唤,则明显是出自远坂凛的手笔了。

“卫宫,总感觉你从中午开始便变得不怎么有精神了..在我们走进寺庙参拜的那段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如果有的话,不妨説出来,或许我和女狐狸可以帮上忙呢?”

虽然不知道卫宫士郎的心中有什么烦恼,但是对于他现在心事重重这一diǎn,远坂凛和柳洞一成还是能看出来的。

只是,相对于绕着圈子来问卫宫士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远坂凛,柳洞一成却是很直接地把问题抛出来了。

方法虽回异,但是担心卫宫士郎的出发diǎn却是同出一辙...这一diǎn,卫宫士郎也是理解的。

故此,眼见柳洞一成把问题问出来了,卫宫士郎也没有无视对方的意思,只是刻意的绕着圈子地反问“一成,要是你惹女孩子生气了的话,你会怎么办?”

“你这家伙...我们才走开了不到十五分钟,你已经认识了新的女孩子了吗?”听到卫宫士郎的反问,远坂凛下意识地便想岔了,俏脸也立即就是一板。

至于柳洞一成,虽然没有把问题问出来,但是看他的神色,显然是和远坂凛想到一块去了。

眼见自己的信用度居然再次跌破新低,卫宫士郎不禁哭笑不得地纠正道“不对。我是遇到以前的熟人哪...真的要算起来的话,我认识她的时间比认识你们的时间加起来还要长,只不过是因为我搬回冬木市的缘故,导致我和她几年没有见而已。”

“切...又是熟人。把橙子姐也算上,你的熟人该不会全是女孩子?”了解到自己误会了卫宫士郎,远坂凛的表情也松弛了一些,但是,俏脸上的神色却也好像带了diǎn闷闷不乐。

也不知道是不是来自第六感,总而言之,她就是觉得卫宫士郎的熟人中好像很多都是女孩子,而且她们还要全部都最少和之前的苍崎橙子是同一级数..

然后,她不知道的是,她这猜测还真不是完全错误。正当卫宫士郎嘴角抽搐地思考着该怎样回答时,救星柳洞一成总算是开口了“该怎么办这一diǎn,得视情况而定?首先,是卫宫你理亏?还是説是对方无理取闹?”

卫宫士郎想也不想便答道“是我理亏。”

“那么,就只有道歉一途了。”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柳洞一成叹了一口气“细节我就不方便询问了。卫宫你并不是会鲁莽地伤害别人的人,既然会作出让你理亏的决定,背后想必有你自己的理由?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开心见诚的道歉了。只要能説出理由的话,对方想来也会体谅你的苦衷?”

“道歉吗...”心中想了想,确实,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卫宫士郎摇头苦笑了一下“话説,远坂,以妳女性的角度来看,要是我以现在这个样子去道歉的话,会不会很失礼?”

远坂凛确认的问道“现在这个样子?”

卫宫士郎diǎn了diǎn头“现在这个样子。”

“那当然是很失礼了!!”眼见卫宫士郎居然肯定了自己的推测,连零diǎn一秒的思考时间都不需要远坂凛已经破口骂道“你这化妆简直和戴上面具也没有什么分别。你有看过人带着面具去道歉吗?”

“也是呢...我也是问了一个蠢问题。”

耳闻远坂凛滔滔不绝的抱怨,卫宫士郎苦笑了一下。在他再次抬头看向天上的月亮时,心中已有了决定...

p.s.1:再次提醒一下,八月十一日星期一作者君有事到学校走一趟,当天没有更新。

阳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池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莆田妇科
阳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池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