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萌妻难驯 第三百零一章 追悔莫及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0:30

萌妻难驯 第三百零一章 追悔莫及

夜南峰和白浩然深知权慕天的侧踢极具杀伤力,见他使出绝招,两人不约而同的向两侧闪躲。[燃^文^书库][]

本以为这一招会解除面前的阻拦,他却怎么也想不到,陆雪漫会突然出现。

对上蒋斯喻母女惊慌的目光,他想收招却为时已晚,只能竭力控制力道

萌妻难驯  第三百零一章 追悔莫及

,试图改变方向。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噗,啊——!

陆雪漫面容扭曲,贴着墙壁滑落在地,那种感觉像是被拍死在墙上。剧烈的疼痛在腹部炸开,迅速向全身蔓延。

那一刻,她疼的浑身僵直,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豆大的冷汗渗出额头,巴掌大的xiǎo脸皱在一起,她唇瓣青紫,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权慕天震惊了。

我刚才做了什么?我怎么可以……我……

蒋斯喻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蹲下身想把女儿来起来,却发现她根本动不了。

“漫漫,漫漫!你説句话……漫漫,你别吓妈,説话呀漫漫……”

白浩然一个箭步冲过来,看到嫣红的血液在她身下慢慢晕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扭脸望向身后的男人,大声喊道。

“哥,嫂子动不了了!你快diǎn儿过来!”

他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儿,如同一尊雕像,对白浩然的话充耳不闻。

“哥,嫂子流血了……你还愣在哪儿干什么?!”

猩红的血液刺痛了夜南峰的眼眸,他甩手给了侄子一耳光,厉声斥道,“权慕天,你这么做是不是想夜家断子绝孙!”

“……”

定定的看着二叔,挨了一巴掌他甚至觉不出疼,耳畔嗡鸣作响,什么也听不见。蹙起眉头,他大声问道,“你説什么?你再説一遍?”

不对劲儿!

莫非他听不见了?

趴在侄子耳畔,夜南峰扯着嗓子喊道,“权慕天,你个混账东西,听不听得见我説话?”

阵阵热气喷在耳鼓让他极不舒服,不耐烦的推开二叔,他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你到底在説什么?”

这下糟了!

搞不好这厮怒气攻心,引发了暂时性失聪。

既然听不见,那就只能硬来了。

夜南峰强行把人拽到陆雪漫面前,当他看到殷红的血水,一口血喷出去,随即失去了意识。

白浩然从没想过他这样强悍霸道的人也会倒下,挺拔的身躯摇摇欲坠,直挺挺倒下去如同倾倒的铁塔,让人莫名的心慌。

一时间,走廊乱了套,各个科室的的专家蜂拥而至,12个xiǎo时以后,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转天凌晨,权慕天忽然睁开眼睛,锐利的目光迅速在病房里扫了一圈儿。印象里,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走廊。

陆雪漫扭曲痛苦的表情不断在眼前闪过,还有那抹挥之不去的红色……

她在哪儿?

他翻身下床,提步往外走,却没有注意到手背上的针头。

被他猛地一拽,输液架啪的一声翻倒在地,惊醒了值夜的林聪。看到少爷好端端的站在眼前,他高兴的跳了起来。

“少爷,您总算醒过来了!”

“少奶奶呢……她怎么样了?我记得她……”抿着薄唇,他喉头一哽,再也説不下去。

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不久前的情景,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记忆越清晰,他越后悔。追悔莫及的痛苦几乎要把他逼疯了,他怎么会做出那么混蛋的事情!

如果她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垂下眼睑,林聪低声説道,“几个xiǎo时间,少奶奶搭乘医用飞机,被司徒夫人接走了。”

“知道蒋斯喻把人带到哪儿去了吗?”

摇摇头,他继续説道,“我听徐大姐説,司徒少爷带走了肉墩儿和xiǎo天少爷。据大周説,蒋家、唐家和荣家的人全都离开了海都,就连蒋祖儿也走了。”

集体撤离海都,这是什么情况?

蒋斯喻究竟想做什么?

心底涌起一重不祥的预感,权慕天烦躁的命令道,“把给我!”

顺从的把递过去,林聪弱弱提醒道,“我试过n次,少奶奶和司徒少爷的都无法接通。荣爵洛少爷和蒋xiǎo姐的也不在服务区。”

他们统统躲着我!?

这是不是意味着孩子没了……如果是,这一切的一切就説的通了。

“你什么意思?”

“少爷,您还不明白吗?他们之所以躲着你,是不想让你知道少***下落。就算他们接,也不会説实话。”

当务之急是搞清楚陆雪漫的情况。

要是她和孩子安然无恙,他们还有可能。反过来説……

“……去把白浩然叫过来。”

他进去的时候,权慕天已经拔了针头,静静的望着窗外,手里的香烟已经燃尽,他却浑然不觉。

折腾了30个xiǎo时,他脸上长出一层胡茬,看上去性感慵懒,透着几许颓然。

白浩然走过去,抽走他指尖的烟蒂,扔进了垃圾桶。

轻轻吐出一个烟圈儿,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浓密的头发,妖孽般的脸上写着明显的倦意。

“这是检查结果,你看看吧。”递给他两份病历,白浩然从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酒瓶,浅浅抿了一口。

在工作时间,他从不喝酒。可是,今天他决定破例,陪着权慕天好好醉一场。

最后一页赫然写着流产手术四个大字,他觉得心被人扔在地上,砸的血肉模糊,强烈的痛楚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甩手把报告扔回去,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冷冷质问,“你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帮凶,组团骗我?”

心里咯噔一下,白浩然押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説道,“我知道这个结果很难接受,但是这是事实。我怕你不相信,让护士留下了两个胎胞。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跟我去手术室看看。”

看来,是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想不到,我也能做出这种混蛋加三级的事情来!

蒋斯喻看人的眼光还真准,我果然不适合跟陆雪漫在一起!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他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一diǎn儿光亮。身前烈风习习,他还是喘不过气来。

沉默良久,他挑眉问道,“她好吗?”

“情况不太好。手术之前已经出现了大出血的症状。这么説吧,嫂子那条命是捡回来的。她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知道了。”

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老大,难道你不打算把人追回来吗?只要你们在一起,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你不想去荷兰找她吗?”

他当然想!

可是,见到她该説些什么呢?一句对不起能够换回两条xiǎo生命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他剥夺了陆雪漫做母亲的权利,杀了他们的孩子。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有何颜面去祈求她的原谅?

权慕天,你做了这种事,活该妻子离散!

又diǎn燃了一支烟,他低沉的语调里带着淡淡的嘲讽,“如果我告诉你,她不在荷兰,也不在文莱,你信吗?”

眼前的男人消极、颓废,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抽走了灵魂,全然变了一个人。

“你的意思是她不告而别是因为不想再见到你。难道你不想见她吗?只要你想就够了,她早晚会回到你身边。老大,你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这么放弃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

菲薄的唇微微翕动,他却始终説不出口。

挥了挥手,明确的告诉白浩然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其实,他想説,我对不起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对她造成的伤害。在想明白这些之前,他没脸见她。

那场变故之后不久,权慕天辗转于世界各地,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寻找陆雪漫和顾晋阳。六年间,他走过无数国家,却一无所获。

盛昌集团的生意逐步扩大,短短几年间,实力已经足以与五大家族比肩。

媒体一直对集团的董事长穷追猛打,迫切的想知道他的近况,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白浩然和蒋祖儿婚后一年多有了女儿白允儿。欧阳川和魏蓓拉的儿子欧阳睿先于白允儿出生。

邱子峰和宋一铭依旧孑然一身,但没了流连花丛的兴致。

沈韵渐渐在海都站稳脚跟,有心亲近权慕天,却意外发现他与严青川的妹妹严菁菁过从甚密。鉴于不敢得罪严家,她只能暂时隐忍。

荣蓁蓁本想替周迈报仇,苦于找不到陆雪漫的下落。

直觉告诉他,荣爵洛和唐宁宁知道她的行踪,可百般试探,都没有结果。本打算就此放弃,但她在阿姆特丹遇到了一个人,令她顿时看到了希望。

还有三天就到了这一年的情人节。

荣爵洛的女儿荣安安偷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唐宁宁的朋友圈儿。

对xiǎo孩子来説是个新鲜事物,白允儿和欧阳睿都是和微博的疯狂爱好者。看到荣安安的,毫不犹豫进行了转发和diǎn赞。

这些年,权慕天每天会在上给陆雪漫留言,虽然从未得到回应,可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2月11号,他照常diǎn开,发现欧阳川和白浩然转发量同一张。一时好奇,随手diǎn开了图片。

当他看到上面的文字,顿时惊呆了。

运城男科
运城男科医院
运城男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运城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